科学活动中心的转移

2008-1-3 Jerry 日记

所谓“自然辩证法”,是一种试图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揭示人与自然、科技与社会的辩证关系的哲学理论。北大的自然辩证法课讲的内容多是科学发展史,弱化了很多具有“中国特色”的内容,所以并不枯燥。

今天参加“自然辩证法”考试,其中有一道题目是:试述世界科学活动中心的转移进程及其成因


标准答案是这样的:

科学活动中心在世界范围内随时间流动。科学的进步是不平衡的,在几个迅速进展的时期之后,隔有更长的停顿时期甚至衰退时期。

世界科学活动中心的转移进程进程共四步:
古希腊(东欧、北非)—伊斯兰(印、中文明的融合)—南欧(意大利、西班牙人的翻译工作)—西欧

古希腊:巴比伦、埃及和印度都是古代科学活动的活跃点。古希腊由于经济发达导致了教育和研究比较发达,经济增长带动了民主政治的发展,这些形成了古希腊的文化特色,使得古希腊的理性传统中理性主义和现实主义很好的结合在一起,注重探究世界的本原和物质结构等问题,出现如欧几里德的几何学这样严密的论证体系。

伊斯兰:融合了印、中文明.继承和发展了希腊学术,鼓励贸易和商业,有自由流动的空气,政府支持发展科学文化事业。翻译运动兴起,建立起了大学,上帝庇护下的自然科学(哲学)与神学分离,还有对亚氏哲学的背叛使得中世纪并非“漆黑一片”。成为一个转移的中心.受北方蒙古人和基督教世界的双重压力,内战频频,黄金时代一去不复回。

经历漫长的中世纪后,也即到了文艺复兴运动之时,科学活跃期才再次兴起。

转移到各国后的情况: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美国

意大利(1540~1610 年):意大利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以达·芬奇和加利略为代表的意大利科学家,继承和发展了古希腊的科学文化,开创了实验科学的传统。使自然科学开始从神学中解放出来。但是,随着教会把布鲁诺送上火刑柱(1600 年),意大利的光荣就成了昔日黄花。

英国(1660~1730 年):其标志是1662 年英国皇家学会的成立,在皇家学会周围云集了牛顿,虎克,波义耳,哈雷,布拉德雷,瓦利斯,哈克等一大批科学家。英国成为世界科学中心与牛顿有很大的关系,他的名著《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出版于1687 年,被认为是近代科学臻于成熟的里程碑。1727 年牛顿死后,英国科学便开始急剧衰落。

法国:法国科学的全盛时期在百科全书时代和拿破仑一世时期。1792 年,法国创办了欧洲最早的一批基数专科学校,建立了国家的综合教育体制,此后便有了转职的科学家。这时期,法国为世界贡献了以拉格朗日和拉普拉斯为代表的一大批卓越的科学家和出色的科学成果。此外,还贡献一大批出色的工程师。可以说,是法国大革命促使法国科学走向繁荣的。

德国:德国科学的兴隆,是随着柏林大学城里的1809 年开始的,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后,绵延110 年。由国家组织科学研究数德国最早。1873 年德国建立“国立物理研究所”,1877 年建立“国立化工研究所”,1879 年又建立了“国立机械研究所”.德国科学发展虽然起步较晚,但有一支基础扎实、训练严格的科技队伍.这支队伍取得了许多科技突破,并对英美科技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美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科学活动中心转引到美国。19 世纪美国主要是搞技术发明、技术引进,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当属爱迪生。一战后,美国成为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逐渐走上科技全面发展的轨道,并趁希特勒排犹之际大量引进人才。爱国斯坦,弗兰克、费来等,都是被迫流亡由德国美国的.这些人到美国后,为美国的科学事业做出了宝贵的贡献。美国建立了一套独特的科研体制,并且能够运用系统科学的成果进行科学的组织管理.他们用“曼哈顿工程”研制了原子弹,用“阿波罗计划”完成了登月飞行。迄今,美国在计算机、大空、能源、通讯以及基本粒子,分子生物学等领域仍居于优势地位。

成因:
(1)社会革命与科学活动中心:文艺复兴,带来了意大利科学的春天;英国革命期间,伦敦成了世界科学的中心;法国大革命促进了法国科学的崛起;1848 年革命使德国科学的天空群星灿烂;如果注意到美国科学的兴起,也是南北战争以后的事情。但对于各个中心来说,并不是绝对的。

(2)社会生产与科学活动中心:思格斯指出,“科学的发生和发展一开始就是由生产决定的。”由于生产力的发展给近代科学提供了强有力的研究手段和物质条件,因此,各国社会生产的发达往往会带来科学事业的高涨。但是,科学中心的转移不能单单归因于社会生产的发展.社会生产的发展和科学活动中心的转移并不是成简单正比的关系。

(3)社会科学能力与科学中心的转移:在现代,决定一个国家科学技术发展速度的,已经不是个人的力量,而是社会的力量,是由规模宏大的科学家队伍,由先进的实验技术装备。由效率极高的“图书——情报”网络系统,由构成合理的科学劳动结构所提供的巨大的集体力量。科学人才、科学家队伍是科学发展速度的决定性因素。


那么,作为一名炎黄子孙,不禁有这样一个愿望:在21世纪信息时代,有没有可能世界科学活动中心会转移到中国?

很遗憾,在今天我还没有勇气说“有可能”。

请看这幅图,美国的 IBM 公司平均每天会申请10个 IT 行业专利,我所效力的孙氏公司平均每天也会申请2个多的专利。中国教授们发表的国际论文不计其数,论文数量居然达到了全球第二位的水平,但是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会在下面这个名单上看到中国本土公司的名字,毕竟研究和应用是两码事。


评论:

naphthol
2011-04-13 12:57
好文!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