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研究机器猫的论文

2008-6-22 Jerry Doraemon

一位台湾的朋友写的一篇研究机器猫的论文。

节选:研究目的

 

图像是最佳沟通的国际共通语言,藉由图像可以纪录思想、传达信息、交换意见。计算机石器时代也从背颂一连串难缠的指令,进化到点选一下可爱的图像工具纽就能搞定。因此,在儿童还不识字之前就能透过图像漫画探索未知世界。图像漫画有优于文字书的条件,是帮助儿童通往知识宝库的通关密语。

近年来,政府为提升国小学生语文能力,极力推展阅读活动。台东县府教育局就举办鼓励阅读--像书香列车、阅读护照等多项活动,希望藉此培养儿童良好的阅读习惯。可是,唯有漫画是不用鼓励,孩子会瞒着家长偷偷去看的。可知号称台湾文化沙漠的台东,规模较大的书局只有统一文化广场、东大图书部、大润发图书部、新人类、三省、…并不算多,而街坊巷道的漫画出租店比书局还要多数倍,这还不包括免费看漫画的饮料早餐店。

漫画评论家称“第九艺术”的漫画,结合图像与文字,甚至运用电影剪辑技术等表现的文艺创作,可说是发挥人类贯古通今、天马行空无限的想象空间。因为漫画的图文兼备,把虚构事物化为具体形象,使读者轻易陷入漫画家营造的世界。漫画评论家认为图画直接传达意象,作者已经把要说的、读者要想的代为呈现,因此读者无空间延伸个人想象面。而阅读文字,是随着个人的背景经验与思考逻辑,反映出个别差异的意境。就算是欣赏一幅画,观赏者也会产生不可言喩的微妙情愫。

漫画评论家萧湘文说:“对于天天被升学压力、社会价值观喘不过气的广大青少年而言,漫画是一种单向输出意识形态的休闲读物”。

社会上一般人对漫画存有成见,认为漫画内容光怪陆离,有碍儿童人格正常发展,会影响孩童的学习,不是优良儿童读物。文学评论专家魏尔山(Fredic Wertham)批判漫画是庶民性文化、欠却理论基础,无助阅读者于文学或艺术的修养。日本在1956 年还由家长与教师发起“漫画驱逐运动”。台湾的主流儿童文学只是约略提及罢了。

漫画只是休闲读物、无法延伸个人想象空间;欠缺理论基础、无助于文学艺术修养。那么漫画价值何在?日本漫画比台湾漫画好吗?在我家《哆啦A梦》却是我们家亲子之间心领意会的交流与欢乐。

虽然《哆啦A梦》跟随着时代潮流在1982年 TV 放映卡通。我们仍偏好阅读漫画。卡通的观赏是开放、被动同乐的,不同于一个人隐密、自主翻阅独享。

动画虽改编自原漫画,可是给观阅者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在台湾一般动画向来都称“卡通”(cartoon)或“卡通影片”。迪斯尼的艺术动画唯美生动,印象深刻。1983 年后《哆啦A梦》制作成的电视动画。把原来平均约16平方公分左右的图框,身高2公分的哆啦A 梦,在20吋的荧光幕上播放,放大了约15倍,看漫画的1「视觉暂留原理」加上想象出来的精致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块围墙、马路,涂着同色彩、无立体感的景物,再听到原日语或译国语的主角说话发音与留存想象不符合,偶像在心目中的形象幻灭了,所以一直不想去看哆啦A梦动画。研究者认为不同个人阅读了《哆啦A梦》文本图画不会动的那一个哆啦A梦,再转化成心像留存的哆啦A梦,未必会等同卡通动画那一个。这是本研究取漫画文本舍动画的原因。

多数研究者从文化工业倾销的角度去诠释日本漫画,本研究的目的想以哆啦A梦漫画迷立场,从藤子不二雄藉由贯穿过去与未来的各篇故事所传达的“生活、品德教育”“社会教化”以及“尊重大自然”的理念,去探究《哆啦A梦》的魅力所在。

一、参考与简化结构主义叙事学中普罗普的故事31种功能及七种角色执行功能建立《哆啦A梦》单元故事结构模式。
二、从《哆啦A梦》不同故事内容,主要人物性格。探究作者藤本弘的创作态度、理念。
三、从漫画观阅者观点看《哆啦A梦》图框的美。
四、综合以上探讨《哆啦A梦》吸引、感动读者之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emlog sitemap